精彩直达:www.yx222666.com 账号:yx0011; yx0022 yx0033 统一密码:123456 开户电话【187-8798-4444】

缅甸新闻网

你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国际时讯 >

奴性、血性及侠气

2017-04-12 12:38| 发布者: 永鑫娱乐城官网| 查看: |

放大 缩小
  
  中有这样一个场景:明武宗时期的宦官刘瑾,让侍从贾桂坐下来陪他说说话,贾桂说,「奴才站惯了,不想坐。」这番回答,后来成为奴性的经典台词常被人们引用。其实,类似的场景,我们并不陌生,在一些虚构的和真实的画面中还有许多,例如,面对强者,满脸堆笑,点头哈腰;遭到训斥,自抽耳光,口口声声小人该死;左脸被主人打红了,再献上右脸;能为大人物鞍前马后当差,引以为荣,到处炫耀;如此而已,等等等等。
  如果说贾桂的谦抑出于习惯,那麽娄师德的「唾面自乾」,则完全是自我贬损了。武周时期,宰相娄师德的弟弟授为代州刺史后,来向兄长辞行,娄师德教导他遇事要忍耐。他回答说,有人把口水吐到我脸上,我把它擦掉就是了。娄师德说,这还不行。你自己擦了,有迁怒于人之嫌,你应该笑而受之,等它自己乾。忍让到这个份上,只能用三个字来形容:贱骨头。丧失了尊严的宽容,还有什麽人格可谈,假使这也算人格,只能是被道德绑架了的奴性人格。
  同奴性相反的健康人格,通常被表述为血性,是人性中勇敢、正直、率真的一面,表现为对强者不卑不亢,对弱者不欺不凌,敢怒敢言,敢作敢当。应该说,这样的表述还只是理想化的模式,真实的人生很难完全与之脗合,但只要有类似的义行壮举发生,人们就会不由自主地为之喝彩。
  由此可见,血性作为一种内在的气质和独立的人格,并上升为刚强的意志,备受推崇与讚赏。所以如此,是因为在现实生活中,特别是太平盛世,全社会的氛围使然,人们习惯了波澜不惊、安逸閒适的生活节奏,加之教育引导乏力,阳刚之气、尚武精神就容易淡化,铁骨铮铮的血性男儿比较稀罕。发现有人跳楼,却不赶紧採取措施制止,而是捧着手机跟拍跳楼全过程,甚至连坠地时的血迹也不放过,然后赶紧发到网上引人围观。猎奇心理如此畸形,可怕而又可憎。早在八十多年之前,鲁迅就曾无情鞭挞过看客心态,不曾想如今更有甚者。如此冷漠的看客,连起码的人性都没有,更遑论血性了。
  血性关乎一个民族的荣枯及其在世界民族之林的兴衰。一个血性衰减的民族,雄心不再,锋芒钝化,从骨子裡变得酥软起来,注定是没有出息的。当虚幻缥缈的霓裳羽衣曲盖过了威武雄壮的秦王破阵乐,「渔阳鼙鼓动地来」的劫难就降临了;当骁勇善战的八旗子弟沦为游手好閒的纨裤少爷,乾隆讚赏的「健锐此居营」就成了旧话,大清帝国也日趋衰落;当后蜀君主孟昶在城头挂出降旗,就休怪慧妃吐槽「十四万人齐解甲,宁无一个是男儿」了。
  可以想见,十里洋场的香风熏倒了入城勇士,哪裡还会有霓虹灯下的哨兵?娱乐至上的浮华瀰漫着舞台银屏,怎麽可能鼓舞年轻人奋发有为?国家的强盛,民族的振兴,需要热血男儿,需要重振雄风,否则,一旦外敌入侵,谁来保卫祖国谁来保卫家?
  看到过不少的文章,都在为中国男人缺乏血性而担忧。在年轻的追星族眼中,假如飘过的多半是「伪娘」、「瓷男」、「小鲜肉」身影,并以此为范式而效仿,出门怕晒黑,开口娘娘腔,势必会导致阴柔之气趋浓,阳刚之气趋淡,不可避免地影响到自身健康成长,尤其在那些蓄意贬损英雄的文章推波助澜下,慷慨捐躯的壮举被抹黑,精忠报国的志士被调侃,榜样的力量、好汉的影响被消弭了,年轻人的心目中只剩下流行元素和偶像,阴盛阳衰的倾向就会有所加剧。青少年心中的男神,可以不是夸父,可以不是共工,可以不是岳飞,可以不是雷锋,但若被颜值排行榜所吸控,属意「娘炮男」、「奶油男」、「蛇精男」之类的网红,不能不说是教育的失败、家国的不幸、民族的悲哀。
  事实上,社会现状不至于像有人夸张得那麽严重,那麽可怕,我们大可不必杞人忧天。儘管部分年轻人的审美取向偏于阴柔,但从更大范围看,这个世界并不缺少阳刚之气的男人,缺的只是在价值考量上的舆论引导以及由此产生的舆论氛围。男孩子气质的形成,遗传是首因,后天的培养教育更重要。当我们的学校和家庭从富养与穷养的纠结中解脱出来,从娇生惯养的溺爱中警省过来,多给孩子们一些能自立、抗摔打的历练;当我们的主流媒体不再跟风炒作星闻颜值,而是投向默默耕耘的科教文卫工作者,投向共创繁荣、共建和谐的各界劳动者,投向无私奉献的共和国军人,即投向社会的中坚和脊梁时,年轻人的身心也会随之振作起来,富于血性的阳刚之美就会成为时尚。
  曾看过一段视频,似乎发生在某西方国家,背景是候机大厅。当一队身背行囊的男女军人向大厅走过时,候机的乘客们纷纷站起来,自发地为他们鼓掌送行。也曾在报上看到一篇题为《身边的士兵》的文章,说的是列车上的乘客在作者感染下,掏钱给餐车工作人员,为同一车厢裡的16位士兵买盒饭的故事。儘管士兵们以部队有规定、有安排而一一谢绝了,但乘客们这种「箪食壶浆以迎王师」的热情,仍然令人感动。作者不无感慨地说,一个国家的人民群众,如果都尊重和爱戴自己国家的军人,这个国家就一定能立于不败之地。
  血性是个原始而又朴拙的词彙,本身就极具张力和亢奋色彩。因此,在理解与使用上应当有所界定,不可偏颇,否则就会混淆粗犷与粗野、豪壮与莽撞、野蛮与文明、兽性与人性的界限。人们所肯定和讚赏的血性,应当属于性格评价和审美取向的范畴,是正向的、褒义的。一个有血性的人,平素不见得就血脉贲张,易于衝动,也可以是文静的儒雅的。令人敬佩的血性往往表现于危难之际、关键时刻,自告奋勇,挺身而出,抑恶扬善,伸张正义。人之所以称之为人,在于社会属性,若把野性视为血性,有血性而无人性,那与黑社会的虎狼之辈有什麽区别?
  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行侠仗义,捨己助人,是中华民族长期以来形成的优良传统,值得讚许和弘扬,但在不同的时代应赋予不同的内容和形式,并限制在法律许可的范围之内。如今已不是李白讚赏的「侠客行」年代,「三杯吐然诺,五岳倒为轻」可以,「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」成吗?超越法律的哥们义气,蛮横粗野的江湖习气,是同社会规范格格不入的。
  有些年轻人,开口尼玛,闭口卧槽,一言不合就拳脚相向,稍有不爽就当街撒野,能叫血性吗?社会伦理学认为,那些异于常态的狂悖之举,也同血性不与焉。比如魏晋南北朝等战乱时期,有些狂狷之士为反叛封建礼教,张扬卓尔不群个性,酗酒咳药,放诞不羁,以至刻意作秀,佯装痴狂,这样的血性只可歎赏,不可傚仿。文章来源:永鑫娱乐:www.yx6668.com
热门排行


返回顶部